环境保护法修订草案三审 公益诉讼主体再调整


 发布时间:2020-10-28 23:13:01

■专家:限定一家不利于环境公益诉讼开展北京大学环境资源法专家汪劲表示,今年年初正式施行的新民事诉讼法引进了“公益诉讼”制度: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提起公益诉讼。但时至今日,“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究竟如何界定,

这也是目前我国环境公益诉讼中提出最大赔偿额的案件。随后,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赔偿环境修复费用1.6亿余元,用于泰兴地区的环境修复。一审判决无论是刑事部分还是民事赔偿,都史无前例“这个案子对将来的环境公益诉讼案有很多指导意义。”泰州市中院副院长生建华说。早在今年9月10日的一审庭审中,被告方律师就提出,将于2015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环保法》规定,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应为:“依法在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5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的社会组织”。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昨天,江苏泰州1.6亿元天价环境公益诉讼案二审开庭;下个月,"史上最严厉"新环保法将落地,民间环保组织将有合法身份。新环保法,能否帮民间环保组织摆脱成长烦恼?又将给环保公益诉讼带来哪些影响?现行环境保护法自1979年试行,1989年正式颁行以来曾长达25年没有实质修改,而这个时间也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环境质量快速倒退的25年,法律的落后成为制约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掣肘因素,201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公布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历经两度公开征求意见,此次审议才最终获得通过,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信春鹰把人人参与环保看作是新环保法最大的亮点之一。

”他认为,制度刚建立,尚待地方实践检验,再加以评判。“如果诉讼门槛过低,也可能出现滥用诉权的情况。”他认为,检察机关应尽量通过事前程序纠正违法。“发现行政机关违法后,检察院可以直接发出检察建议,督促行政机关履行职责、要求停止或纠正违法,要求它在限期内回复,如果它不回复的话,则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我们在山东省调研的结果显示,检察院直接向行政机关发出建议,效率更高,对纠正违法更有好处。”学者也认为,贵州金沙县的“官告官”案件,对行政公益诉讼制度建设而言,“有标志性的意义”。“通过个案推动,立法者可能会考虑进一步的制度建设问题。”姚金菊说,“该案对其他地区检察院也有借鉴意义。检察机关启动监督,是司法权力行使的前提。行政机关意识到有‘法律之剑’悬在头上,就会主动行使职能。”。

京华时报:新《环保法》实施后,并没有出现大家想象的环境公益诉讼“井喷”局面,为什么?环境公益诉讼还面临哪些困难?马勇:我个人理解,主要有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主观方面,环保组织本身面临的困难。包括中华环保联合会,很多环保组织自己运营都很困难,如果再拿出一部分钱投入环境公益诉讼,确实难度很大。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包括取证、损害鉴定、专家咨询、诉讼等费用,尤其损害鉴定费用高昂,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没有经济支撑,真正做公益诉讼确实比较难。

破解违法成本低“以前对污染企业都是挠痒痒,现在是要用大炮轰了。”有网民表示,司法审判能够解决环境违法成本过低的问题。网民“冒群”说,由于环境行政执法的规范性法律文件多且庞杂,由行政机关执法和裁决,处罚金额不可能太大,环境行政执法暴露出了“有心无力”的弊端。网民“马军”也表示,目前的行政罚款相对较低,对污染企业根本起不到相应的约束作用,环境公益诉讼却不一样,高额的索赔实际上是给污染企业一记“猛拳”,大大提高了其违法成本,在美国、日本等国家,这也是保护环境的重要方法。

现行《大气污染防治法》制定于1987年,并于1995年、2000年先后做过两次修改,距今已近14年未做修改。2014年6月,4个高级别的检查小组已经开始奔赴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展开为期4个月的大气污染防治法专项执法检查工作。此时,大气法修改已列入了本届人大五年立法规划,《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提上日程。9月,备受瞩目的《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工作终于又迈出实质性一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及关于征求意见稿的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气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立法也于2014年列进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目前,《土壤污染防治法(建议稿)》已经基本形成,正在征求各方意见。环境公益诉讼渐次突破民间环保组织逐步取得合法身份推进环境公益诉讼是加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突破口和着力点,但一直以来环境公益诉讼也是环境司法的一个软肋。这些年,推进环境公益诉讼之路并不平坦,2014年的环境公益诉讼有成长也有烦恼。

”6月中旬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严重危害人体健康”或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也作出了标准界定。每年的6月份,黄河的小浪底水库都会以“调水调沙”的方式向下游放水,以利于疏通河道,排解淤积。但这样做的后果是导致河道繁殖的大量鸟类死亡,尤其是刚刚出壳的幼鸟,被泥沙俱下的黄河水淹死。鸟类保护志愿者正与环境公益律师商量,准备对小浪底水库等相关部门发起公益诉讼,提醒他们注意协调“调水调沙”时的鸟类和鱼类安全。

近日,环保部公布今年第二季度重点环境污染事件处理情况。被中华环保联合会以环境公益诉讼告上法庭的潍坊乐港公司第三养猪场,被环保部督促予以关停。中华环保联合会方面表示,即使这样,也不会停止继续该公益诉讼的努力。今年3月,中华环保联合会曾向山东潍坊市中院提交诉状,起诉潍坊乐港公司第三养猪场,将未处理的大量养殖和肉类加工废水,直接排放进地下水。因其涉及周边生态环境破坏,中华环保联合会以环境公益诉讼的形式起诉。民诉法首次规定可以在普通法庭进行环境公益诉讼后,该案是出现的最早一批环境公益诉讼案例,至今尚未立案。根据环保部近日通报,该养猪场环保设备未验收就使用的违法行为受到了10万元罚款,对外排放废水超标问题受到了13616元罚款。养猪场排污口已被封堵。昌乐县纪委对当地环保局局长给予行政警告处分并调离工作岗位、对监测站站长予以记过处分、对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给予记大过处分等。(记者金煜)。

李友元 埃及 品醇

上一篇: 国家电网公司电力系统污区分布图

下一篇: 风力发电一度卖给国家电网多少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