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世界最大“人造太阳”项目建设“真正的典范”


 发布时间:2020-09-28 15:47:35

核聚变能是两个较轻的原子核结合成一个较重的原子核时释放的能量,聚变的主要燃料是氢的同位素——氘和氚。太阳发光发热的原理正是核聚变反应。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主任罗德隆说,太阳的中心温度极高,气压达到3000多亿个大气压,在这样的高温高压条件下,氢原子的两个“同胞兄弟”——

欧盟理事会、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1日一致同意,在今后两年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拨款13亿欧元,以保证该项目的建设顺利推进。欧盟委员会负责预算与财经规划的委员雅努什·莱万多夫斯基表示,欧盟虽然面临债务危机,但不能失信于参加该项目的国际伙伴。ITER计划,又称“人造太阳”计划,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意义深远的国际科研合作项目之一,其研究目的是验证全尺寸可控核聚变技术的可行性,为此而建造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采用类似太阳发光发热的原理,使氢的同位素——氘、氚在超高温条件下发生受控核聚变反应,产生巨大能量,从而为人类提供可持续利用的清洁能源。ITER计划参与方包括欧盟、中国、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和俄罗斯,项目造价预计高达128亿欧元,2007年该计划在法国南部的卡达拉舍进入正式实施阶段,预计于2019年年底开始试运行。根据协议,该计划的研究成果将由参与各方共享。(记者王晓郡)。

核能是组成原子核的中子和质子重新分配和组合时释放的能量,包括重核的裂变和轻核的聚变两种类型。当今世界上已经建成和广泛使用的反应堆都是裂变反应堆,聚变反应堆目前尚处于研究设计阶段。与核裂变相比,核聚变几乎不会带来放射性污染等环境问题,而且其原料可直接取自海水中几乎取之不尽的氘,是目前认识到的可以最终解决人类社会能源问题和环境问题、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要实现持续的轻核聚变反应,要求相当苛刻。必须在超高温和高压的情况下发生,而且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温度可达上亿度,几乎没有任何材料可以承受。

如今,我国在核聚变领域处于与国际同等甚至某些方面领先的地位。”罗德隆说。罗德隆说,参与建设ITER的同时,我国也在运用全新的技术和材料去设计下一代大型装置,目前正在对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开展前期研究。(记者 喻思南)延伸阅读ITER计划ITER计划最早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 1988年由美国、苏联、欧洲共同体和日本共同启动。经过13年的共同努力,耗资约15亿美元,在1991年完成概念设计的基础上,1998年,4方完成了工程设计及部分技术预研。

40多年来,托克马克装置一直是核聚变反应的主要研究工具。三阿尔法公司正在测试一种线性反应堆,据说它体积更小、更简单也更廉价——有望在10年多的时间里实现聚变发电商业化,这比用托克马克装置预期的要提前30到50年。新型核聚变方案托克马克反应堆是利用环形线圈磁场来约束等离子体,实现受控核聚变的环性容器。最初由原苏联科学家在上世纪50年代发明。托克马克的中央是一个环形的真空室,外面缠绕着线圈。在通电的时候托克马克的内部会产生巨大的螺旋型磁场,将其中的等离子体加热到很高的温度,以达到核聚变的目的。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这些标新立异的科学家们创立研究公司不下一打,希望能找到聚变反应堆的替代设计方案。他们中有些已经报告了鼓舞人心的成果,还有些已筹到可观的投资。三阿尔法公司也已增加了1.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俄罗斯政府风投公司Rusnano等。但成功也让他们对未来前景更加审慎。麻省理工学院(MIT)核物理学家杰弗里·弗雷伯格说,三阿尔法公司“要扩大反应堆规模的话,还要克服一些难题”。比如,公司必须证明它能达到10亿开氏度的高温,这是燃料点火所需的温度;还必须证明他们有实际可行的方法,把反应产生的能量转化为电力。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紧凑型核聚变反应堆实验装置本报记者 房琳琳 综合外电今日视点刚刚过去的这一周,“核聚变”成为足够吸引眼球的科技新闻关键词。10月15日,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经设计出一款能够装载在一辆卡车上的紧密型核聚变反应堆,目前正在寻求商业或政府方面的合作伙伴,并宣称将在五年内制造出原型。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盲目叫好的有之,深度质疑的亦有之。“核聚变”究竟怎么了?“核聚变”的魅力何在?在全球传统能源日渐紧缺的形势下,人类一直都在探索新型能源的开发和使用,包括太阳能、风能、地质能、生物能、核能等,本文的主角——“核聚变”,是产生核能的一种方式,也是迄今为止,最高级也最难以“驾驭”的能源来源。

”11月28日,在科技部主办的“ITER十年——回顾与展望”会议上,科技部部长万钢表示。借ITER计划,中国部分核聚变技术走向世界前列ITER的构成相当复杂,需各项超前技术。我国陆续承担了ITER计划18个采购包的制造任务,涵盖了ITER装置几乎所有的关键部件,制造任务由上百家科研院所、企业承担。“参与ITER项目的十年,是中国核聚变技术能力与管理水平大跨步前进的十年。” 科技部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主任罗德隆说。

金之恒 孙玉宝 莫蒙加

上一篇: 油价迎史上首次“五连跌” 两桶油炼油板块业绩遭冲击

下一篇: 天然气供应吃紧 增量气“救急”利好上游供应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