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化工联合会2018


 发布时间:2021-01-26 00:17:37

“在司法力量本身已经非常弱的情况下,再出台这样的限定条款,那绝大多数环境纠纷只能寻求制度外的解决途径了,”葛枫说,“这样也不利于社会稳定。”批注掂掂轻重!受害者提起的诉讼,虽然也能取得一些公益性的效果,但是,他的诉讼请求只能是人身或者财产损失,不能要求被告对河流的污染进行治理,对

试问,如果是缴费的会员单位或捐赠单位因环境污染造成公共利益受损,环保联合会是否有“勇气”提起公益诉讼?正如一位了解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人士所言,尽管“中华环保联合会有能力做环保公益诉讼的工作,这些年做了很多积极的案例,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无法胜任、应对全国层出不穷的案例”,而“中国最有活力的应该就是民间组织,为什么不支持其发展呢”?公益诉讼无论是在价值理念上,还是在具体诉讼程序和规则上,都根本有别于传统诉讼机制。在环境公益诉讼及公益诉讼制度的建设上,应该突破在立法博弈中争权夺利的局限,赋予相应的组织、团体,乃至普通公民提起公益诉讼的资格。确立多元化的环境公益诉讼机制远比单一的机制更具有实效性,不仅可以弥补仅由半官方的环保联合会提起公益诉讼的局限性和不足,还可以促进民主政治的进步。否则,环境公益诉讼很可能沦为牟利或腐败的工具。

近日,实施23年以来首次修改的《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草案)》进入三审。此前,二审稿中首次出现对“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的详细表述,将环境公益诉讼长期面临的困局,再次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中。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胡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据其了解,和环境问题相关的民事纠纷,大致以每年增加30%的速度膨胀,但是“已立案的依然较少”。是什么造成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立不了、判不下”的困局?新《民事诉讼法》实施11个月,环保官司依然“立案难”诉讼主体,一直是环境公益诉讼立案的主要障碍。

今年2月16日,国家海洋称,康菲公司经过一系列整改,油田已具备正常作业条件。国家海洋局同意康菲公司逐步实施恢复生产相关作业。中华环保联合会则认为,在相关赔偿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同意溢油油田复产,程序上是否存在问题?今年5月14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国家海洋局要求公开核准文件以及依据性文件。6月28日,国家海洋局回函并公开了"716号批复"和据此作出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不过,在王海军看来,国家海洋局的回函不能令人信服。

”自然之友公众参与项目协调员葛枫介绍说,2011年,自然之友、重庆绿联和曲靖市环保局,就共同提起了“曲靖铬渣污染公益诉讼案”。“当时立案的时候,被央视节目评价为环境公益诉讼的‘破冰之举’。这两天的新闻一出来,就有人说这‘冰’又封上了吧?如果条款真的通过了,像我们这样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案子怎么办?”“这十多年,公民个人、环保组织、环保局、检察机关都曾作为原告提起过环境公益诉讼;贵阳、无锡、昆明等地方法院还建立了环保法庭,所以说这个条款和公益诉讼的实践相比,非常落后。”徐昕说:“我认为,合法登记的环保组织,以及与环保相关的公益组织,均有权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这是最低要求。”葛枫告诉记者,今年5月,自然之友曾经应邀参加了环保法修订的咨询意见会,但会上没有出示草案的具体内容,也没有提及公益诉讼的相关条款,“我们非常希望环保法的修订,能够倾听实践第一线的环保组织的声音。”。

◆贺震江苏省泰州市环保联合会对江苏省泰州市某贸易公司违法将废酸偷排到河中的案件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这一诉讼日前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的第二次审理。这起案件系迄今为止全国环境公益诉讼赔付额度最高的案件,一审判决被告支付环境修复费用1.6亿元。这也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成立后受理的第一案。此案虽然是一起普通的非法倾倒危险废物的案件,但已注定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经典案例。三次庭审时,笔者当庭全程直击了案件的审理过程。

”“起诉主体这样规定,民诉法(修订)时‘有关组织’的争取成功全白费了。”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服务中心理事长陆璇在微博上感叹。批注看看“消协”?中华环保联合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草案中这样的规定是有其考虑的,中华环保联合会有自己的律师、环境从业者等专业队伍,也有处理环境公益诉讼的经验和能力。至于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是否能够全权承担环境公益诉讼,该联合会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说,参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正草案中明确消协作为公益诉讼的主体就可以理解了。

由此可见,无论是环保知识、法律知识、诉讼技术,还是资金支撑、舆论支持,都不是问题。关键还在于能否得到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显然,一般的、纯民间的环保社会组织很难做到这些。在马勇看来,环境公益诉讼在经历了无法律依据到法律明确规定的突破之后,在司法实践的中仍是寥寥无几。一方面源于国家没有配套的支持性政策,尤其是鼓励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空有口号,没有实际行动;另一方面缺乏社会筹资的良性渠道,极大地制约了自负盈亏的社会组织开展环境公益诉讼的热情,环境公益诉讼面临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

刘巨海 左世伟 颗粒归仓

上一篇: 电力局扣基本运行电费标准

下一篇: 黄鸣自称跟方舟子有点像 “其实内心是理智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35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