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工商联合会石油业商会马莉


 发布时间:2021-01-24 22:43:31

根据法律条文,申请行政复议是行政诉讼的前置程序。在行政复议不予受理的15天内,8月2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海洋局进行了行政诉讼。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兼督促诉讼部部长马勇说,中华环保联合会是经国务院批准、合法注册的全国性环保公益组织,它们拥有

3月26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了中华环保联合会申请缓交诉讼费的申请。据了解,目前法院依法准许中华环保联合会缓交诉讼费用,并办理了相关审批手续。问题三 :环境损害赔偿如何鉴定?又如何归属?除此之外,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尚处于起步阶段,2015年是环境公益诉讼的元年,在推进环境公益诉讼的过程当中,将会遇到诸多问题,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最为突出的环境损害赔偿鉴定和归属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如何去鉴定评估?损害赔偿应该如何归属?马勇介绍说,“在司法解释当中,这个问题是回避了的,没有明确,到底是归财政啊,到底是放在基金啊,还是如何处置?”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诸如贵州等一些地区将环境损害赔偿的资金打到相应的环保基金中。

对这一无奈的选择,马勇结合中华环保联合会在过去几年进行的环境公益诉讼司法实践分析道,“我们提起的一部分案件是刑事追责案件,这些案件都是危害程度大的典型案件。刑事追责的目的是让法律形成一种合力,让这些危害程度大的污染行为在承担刑事责任后,还要承担民事损害赔偿,从而大幅提高企业的环境违法成本。从案件的操作层面来看,这类案件在操作公益诉讼的时候,可能更为顺畅。因为刑事案件的证据可以直接拿到公益诉讼中来用,所以从减轻社会组织举证压力这方面讲,是非常合适的。

据介绍,目前民间组织管理局已经按照国际非营利组织的分类标准,按照社会组织的活动领域进行分类,将社会组织分成五大类十四小类,主要包括:经济类(工商服务业、农业及农村发展);社会事业类(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生态环境);慈善类(社会服务)等。这位负责人表示,所有的社会组织都可以接受企业或个人捐赠,但是社会团体没有向社会公募的资格,也就是说,不能像一些公募基金会那样,通过在公共场所放置募捐箱、公布银行账号等方式向公众募款。

马勇说,虽然泰州市环保联合会满足不了“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5年”这一条件,但新环保法里规定的内容,明年才开始实施,现在还未生效。而新《民事诉讼法》将“有关社会团体”改为“有关组织”,扩大了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范围。马勇认为,环保法还没有生效,新的民诉法实施了,现在属于过渡期,从这个角度来讲,泰州环保联合会完全可以作为诉讼主体,因为它属于“有关组织”的一部分。南京大学法学教授邱鹭风认为,此案件具有标杆作用,有公益机构出来诉讼,并且得到支持,法院能够大胆裁决,说明我们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程度已经落实到司法实践当中了。

被媒体质疑,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限制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是“一种倒退”。昨天又有报道称,交钱就可以成为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会员单位,该联合会的会员中不乏曾经的污染大户。就此,昨天下午本报记者多次联系采访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晓东。但是,曾秘书长表示:“这是造谣,我们不理睬。中华环保联合会堂堂正正没有什么不好。联合会没有必要给那些攻击我们的人任何说法。”记者调查发现,“污染企业缴费可成会员”报道的内容主要来自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官方网站。

对此,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勇分析认为,“大部分社会组织由于资金不足、专业人员欠缺等原因没有能力开展环境公益诉讼。一些社会组织由于资金问题,运营都很困难,进行环境公益诉讼的难度很大。”中华环保联合会副秘书长吕克勤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中华环保联合会每年进行一些典型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一般一个案件的费用需要20万元~30万元,包括多次取证、诉讼、鉴定等费用,如果没有力量作支撑的话,很难做环境公益诉讼。

中华环保联合会接到山西省原平市柳巷村村民举报,原平市住建局在修建当地一条公路时,未妥善处理好排污管网问题,导致上游地区生活污水、部分企业的污染废水直排到柳巷村所在地区,柳巷村环境被严重污染。于是,今年3月,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山西忻州市中院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希望法院责令原平市住建局立即停止侵害,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对柳巷村周边环境造成的污染。但忻州市中院的答复是,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对环境公益诉讼原告主体资格还没有司法解释,退回中华环保联合会的立案材料。

只能通过走行政诉讼,最后一条路使我们的主张得到满足。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进行了立案登记,并表示会在下周约谈国家海洋局,并建议能否通过立案前约谈的方式双方解决。对于可能存在的立案前约谈,王海军代表中华环保联合会表示接受。王海军:只要海洋局把核准复产的道理、具体细节性的东西给我们公示,如果有理有据的,我们就认可这个事情。如果是我们申请公开你才公开一点,有些机密的东西还不公开,那我们肯定要追着问,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问题。按照法律条文,法院应当在7日内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如果受理,在5日内会向当事的另一方--国家海洋局送达。因此,最迟下周五,法院是否受理就会有结果。(记者张棉棉)。

法院审理查明,在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间,6被告违反法律规定,将产生的25934.795吨废酸,提供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主体偷排于如泰运河、古马干河,导致水体严重污染。经评估确定,这些废酸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修复费用为1.6亿余元。经历了10多个小时的庭审后,法院当庭判决,6家化工企业赔偿环境修复费用160666745.11元,用于泰兴地区的环境修复。为什么这起官司让环保人士兴奋从不受理到胜诉,还创下最高赔付纪录“这个太好了,具有很好的示范性。

安灰 需水量 百南

上一篇: 京平原造林任务完成83.17% 打造20万亩城市森林

下一篇: 北京今年再添15座城市公园 森林覆盖率增至4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30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