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联合会科技进步一等奖


 发布时间:2021-01-28 06:31:51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日前审议《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该修正案中,对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作出了限定。环境公益诉讼既是保护环境的一把利剑,也为环境免受污染找到了另一条出路。《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

通过旁听这起案件的审理,笔者对此起环境公益诉讼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及下一步如何推进环境公益诉讼作了一些思考。泰州市环保联合会是否具有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这在泰州中院一审和江苏高院二审时,都是反复争论的第一个焦点。一审时被告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废酸交给无处理资质的某贸易公司处理的6家企业和二审时提出上诉的4家企业代理律师均认为,泰州市环保联合会不具有提起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他们的理由主要有两点。其一,据《民事诉讼法》规定,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必须是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

因此,修法是大势所趋。《环保法修正案(草案)》二审稿明确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环保联合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独家授权”的法条,究竟是脑残规定,还是确有苦衷呢?在铺天盖地的质疑与讽刺声中,很有必要接受一个现实:尽管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订后,增加了关于“公益诉讼”的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实际上,不少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的环保公益诉讼案,经常遭遇“主体不适合”为由而不予立案的下场。

此外,中华环保联合会已向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和前郭县公安局报案,就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违法排污行为涉嫌构成污染环境罪提出控告,建议司法机关对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判处罚金,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中石油:松原采气厂厂长被免据悉,该事件26日经央视曝光后,昨天中石油做出回应,称中石油已成立调查组,27日当天中午前往吉林油田开展调查。公司要求,要严肃认真调查这起事件,逐级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责成吉林油田立即制定整改措施,将污染土方挖出处理,进行土质置换,坚决消除污染、恢复地貌。

联合会名誉主席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榕明、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主席为原国务委员、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两院院士宋健。秘书长是中纪委派驻原国家环保总局纪检组组长、党组成员曾晓东。据介绍,中华环保联合会2005年4月22日成立,现在法律中心开通了环境投诉“绿色通道”——维权举报热线(010)51230023 ,并在“中华环保联合会”网站(www.acef.com.cn)设立在线投诉。

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环境保护处处长雷文在会上强调,当前,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严峻,加快重点行业及其工业企业VOCs削减,对实现绿色制造和推动工业绿色发展,促进大气环境质量改善、保障人体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中华环保联合会公布资料显示,中国工程院侯立安院士、刘文清院士、上海大学副校长吴明红院士(俄罗斯工程院)当选名誉主任委员;王德辉(环保部自然生态司原副司长)当选总顾问;柴发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当选主任委员;杜雅兰、郝郑平、郭斌、栾志强、刘卫、马永亮、羌宁、王景龙、解强、叶代启、邹兵等11位资深专家当选为顾问委员;焦正、聂磊、宁淼、吴克食(兼秘书长)、席劲瑛、修光利、张国宁、张新民等8位青年骨干专家当选为副主任委员,陈臻当选为法律顾问;以曲睿晶、于洋、孙晓峰、董战峰、林琳、邵霞、宋钊、黄海保、轩辕寒玉等58位由环保系统、科研院所、行业协会推荐的专家当选委员,共计83名同志加入第一届专家委员会。

再一个,他也在吸收会员,万一它的会员企业里头出现了污染,他敢不敢管。隐患如此明显,为何这条建议还是被写入了环保法修订案的征求意见草案中?夏军认为,这里面的考虑其实不难分析。夏军:我觉得可能有这么个顾虑,就认为把诉讼主题放开后,可能会有诉讼爆炸,会有机构提出一些案件,出现一些法院无力承受的案件,最后浪费资源。回应:将建环境公益诉讼律所不过,对于这顶“垄断公益诉讼”的帽子,中华环保联合会显然不想戴在头上。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晓东在接收新华社采访时回应称,中华环保联合会的理念是“大联合”,如果《草案》通过并经过一段时间实施后,在具体公益诉讼的实践中,希望与各地具有权威性、知名度高的民间环保组织共同参与环境公益诉讼。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在缴纳了区区几万元的罚款后,这些企业还是我行我素,大肆排污。根据2012年8月通过的新《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近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就对这两家污染企业正式提起了公益诉讼,索赔金额更是高达上千万。在起诉说中,中华环保联合会请求判令海南罗牛山种猪育种有限公司支付环境污染赔偿款1399万6800元,请求判令被告支付环境污染赔偿款233万2800元,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勇告诉记者,这总计1500万的赔偿金额是根据污染企业的养殖规模、排污量等测算出来的,如果诉讼获胜,这笔钱将全部用于支付有关的环境修复费用。

村民们不明白,环保部门的现场执法为何不见任何效果?爆料村民不敢露面了3月6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公益诉状,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3月21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志愿律师杜祖乐及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宋杰斌去潍坊中院询问案件受理情况,潍坊法院方告诉杜祖乐等:“法院是否立案仍在向上级法院请示。”马勇表示,在3月6日向法院提交诉状的同时,也向法院提交证据保全的申请。但在证据未作保全的情况下,从19日起,排污渠已经开始被填埋,排污渠流经的宋家庄、张家庄及胡家庄三、四个废弃养鱼塘存放的大量恶臭猪厂废水已经被排出。这也令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担心。更令他们奇怪的是,以前积极向他们反映污染情况的村民都不敢露面了,“上面在查是谁向你们反映的。”一位村民告诉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他们有些担心,怕被追问。本报记者郄建荣。

米哈伊尔 图式 永禄鑫

上一篇: 锡林郭勒 风电特高压项目

下一篇: 特高压风电相关支持性文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