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污染大户”岂能参与环境公益诉讼


 发布时间:2021-01-19 06:10:14

■对话“唯一合法”的中华环保联合会:我们没有做幕后工作因成为草案提到的合法诉讼主体,中华环保联合会卷入舆论漩涡。昨日,联合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草案相关条款让他们倍感压力。新京报:你们现在什么感受?相关负责人:有激烈观点认为我们在幕后做了工作争夺权力,这是不对的。公益诉讼绝对不是什么

马勇告诉记者,2012年7月7日、12月11日中华环保联合会两次委托专门检测机构将从排污口提取的水样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污水中化学需氧量(COD)高达14600毫克/升,超标35.5倍;悬浮物12400毫克/升,超标61倍;氨氮达868毫克/升,超标10倍;总磷高达175毫克/升,超标20.9倍……于是,受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杜祖乐律师在2012年11月11日,给潍坊乐港食品公司及董事长发律师函,明确告知第三猪场存在非法排污问题,并向第三猪场提出“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将排放的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设置专门污水排放管道并连接到城市污水管网,防止进一步损害发生;立即补偿因贵司养殖场排污造成地下水污染给当地居民带来的饮水和生活用水损失”等三项整改要求。

到底谁才能打环保公益官司?现在,到底谁才有资格打环保公益官司?此次《环保法》修订过程中,二审草案把“环境公益诉讼资格”限定在“中华环保联合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环保联合会”。对此,社会舆论一度质疑,草案把诉讼主体只限定在“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公益组织,会形成一定的垄断。一边是中华环保联合会在全国“跑断腿”,另一边却是众多民间环保组织立不上案。而三审草案则改“限定”为五条“门槛”:“需要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登记,要求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信誉良好”,还必须是“全国性社会组织”。

中华环保联合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本届论坛将围绕“深化改革、推进环境治理”的主题展开研讨。在大气污染短期内无法得到根本改善的情况下,“如何加强雾霾天中对青少年的保护”一直备受社会关注。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中华环保联合会、中国室内装饰协会等单位将启动研究改善青少年室内活动场所空气质量的“蓓蕾健康空气行动”。该行动将在我国华北、华东、东北、华南、华中、西南、西北七个地区有针对性地选择100所学校、幼儿园等儿童和青少年室内活动单位,每个单位选取2至3个典型场所,对PM2.5、甲醛、苯等污染物指标进行免费检测和治理试点。

6月5日世界环境日即将到来,环保志愿者们已经行动起来了。昨日上午,包头市环保联合会的成员聚集在第一工人文化宫广场上,给市民们免费发放环保购物袋、环保手绢以及环保宣传手册。环保联合会会长丁耀先还现场给大家讲起了塑料购物袋对人体以及对环境的危害。据了解,此次活动共为市民发放2万个环保购物袋,除昨日在市区发放外,今明两天还会在固阳县、土右旗等地给居民发放。昨日记者跟随志愿者来到一宫附近的美特好超市门口,市民都积极来领取环保购物袋。

“没向任何领导‘汇报’过”针对社会公众对环境公益诉讼主体“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质疑,曾晓东表示:“这绝不是说我们在‘一家垄断’,我们只是民间环保组织的代表者之一。中华环保联合会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有能力和实力,也有不少公益诉讼的经验和做法,我们具备提起公益诉讼的资格和能力。”曾晓东表示,中华环保联合会没有向任何领导进行过“汇报”或者背后运作,《草案》审议的相关内容是有关部门对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信任,“我们感到压力和责任”。

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环境保护处处长雷文在会上强调,当前,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严峻,加快重点行业及其工业企业VOCs削减,对实现绿色制造和推动工业绿色发展,促进大气环境质量改善、保障人体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中华环保联合会公布资料显示,中国工程院侯立安院士、刘文清院士、上海大学副校长吴明红院士(俄罗斯工程院)当选名誉主任委员;王德辉(环保部自然生态司原副司长)当选总顾问;柴发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当选主任委员;杜雅兰、郝郑平、郭斌、栾志强、刘卫、马永亮、羌宁、王景龙、解强、叶代启、邹兵等11位资深专家当选为顾问委员;焦正、聂磊、宁淼、吴克食(兼秘书长)、席劲瑛、修光利、张国宁、张新民等8位青年骨干专家当选为副主任委员,陈臻当选为法律顾问;以曲睿晶、于洋、孙晓峰、董战峰、林琳、邵霞、宋钊、黄海保、轩辕寒玉等58位由环保系统、科研院所、行业协会推荐的专家当选委员,共计83名同志加入第一届专家委员会。

总之,既符合民诉法要求,又符合新环保法要求,可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在全国范围内非常少。如不寻求合适的对策,新环保法施行后,环境公益诉讼将难以开展。新环保法显然不可能短期内再行修改,解决好环境公益诉讼主体的适格问题,必须另辟蹊径。笔者认为,覆盖区域为国家和省一级、已经设立5年以上的环保公益组织,如中华环保联合会、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环境科学学会、环保产业协会等,可以将那些成立不足5年、专门从事环保公益活动的社会组织,通过一定的手续整合到自己旗下,理顺组织架构,赋予其诉讼的主体资格。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时,以中华环保联合会等上级组织机构的名义起诉,具体操作时,由当地的分支机构实施。这样,既符合了民诉法规定的有关要求,又符合新环保法中规定的其他资格条件,从而鼓励更多的环保组织参与环境公益诉讼,推动环境公益诉讼健康发展。

许多公众在遭受污染侵害时,因“惹不起”、“拖不起”、“花不起”等考虑,不想、不敢甚至不能通过司法手段进行环境维权,致使环境污染纠纷单纯依赖行政处理的现象突出。“污染发生后,公众往往通过信访途径要求解决问题,造成‘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大闹得解决’的恶性循环。”吕克勤说。问题二 :被迫走捷径,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奈之举?分析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公开报道的4起已经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其中有3起案件是已经刑事入罪的案件,也即此案的刑事部分此前已经解决,当事人也已服刑。

霍志立 寇迪 药柱

上一篇: 山西东江煤业焦化有限责任公司

下一篇: 中国石化(东江加油站)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