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化联合会规划院院长助理张方 介绍


 发布时间:2021-01-28 16:20:08

央广网北京12月2日消息(记者杜希萌)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全国环保联合会日前针对,被曝光存在恶意排污并造成严重污染的中石油及其下属公司吉林油田分公司提起公益诉讼。中华环保联合会法律中心副主任马勇介绍,早在今年10月他们就接到举报称,吉林油田松原采气厂将大量未经处理的联合站

来自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日前发布的联合声明中指出,参与罢工的炼油厂包括埃克森美孚位于德克萨斯蒙特镇的炼油厂、两个马拉松石油公司的炼油厂,以及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靠近休斯顿的工厂等。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副主席汤姆·康韦在一项声明中表示,石油产业是最富有的产业,应该有能力改善联合会提出的问题。汤姆指出,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石油公司太过于追求利益,而不愿在工作环境方面做出改善,忽视工人的健康和安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劳资双方的谈判自1月21日开始,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方面要求各大石油公司提高工人的收入水平,年收入能实现翻倍,此外,还要求增加工人医疗保险的保额。

周一亚市早盘原油价格跌逾2%,因本周日美国炼厂石油工人掀起1980年来最大规模罢工。据彭博新闻社报道,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与企业未能就一项于2月1日期满的劳动合同达成共识,于当地时间1日开始举行大罢工,目前涉及9个炼油厂的工人。美国石油工人大罢工周一亚市早盘原油价格跌逾2%,因本周日美国炼厂石油工人掀起1980年来最大规模罢工。就在上周五,原油价格大涨8%,因原油巨头纷纷减少开采预算,且钻井平台开工数量下降。

因此,公众有理由担心,当会员企业牵涉污染环境案件时,中华环保联合会是否会起诉这些会员?这一担心将严重影响环境公益诉讼主体的公信力。”陈利浩还指出,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主管部门是国家环保部,各省级环保联合会的主管部门是环保厅(局)。而环境公益诉讼的被告要么是破坏生态的企业,要么是环保主管部门。在这种情况下,中华环保联合会与环保主管部门的从属关系将影响此类案件的起诉效果和社会公信度。■探索:实践中的环境公益诉讼法条的修改完善离不开丰富的司法实践。

他们也时不时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利益交易、商业榨取。人们担心中华环保联合会“有可能成为污染企业的‘避风港’”,也正源于此。有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比如“中华环保联合会在过去几年做了一些公益诉讼,但诉讼对象主要是一些地方的小企业,没有涉及到一家其会员企业”,而其会员企业不少是污染大户。为了让中华环保联合会在“围绕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围绕实现国家环境与发展的目标,围绕维护公众和社会环境权益”的作为中,做出更大贡献,要坚决警惕、剔除潜在的“牙防组思维”,其一,应建立规范、严谨、全方位的社会和组织监督制度,督促它真正将环保事业放在第一位,担当起毋庸置疑的环保大任。

入港后,检测部门随即对刚刚捕捞的水产品进行放射性物质含量检测。为了保证消费者的使用安全,福岛县渔业联合会将原有的检测标准提高,独自制定了每千克不等超过50贝克勒尔的严格标准。如果检测情况良好,渔业联合会会按照计划准时在26日将水产品投放市场。专门负责此次尝试出海捕鱼的试捕鱼探讨委员会委员长立谷宽治表示:“渔民终于可以出海捕鱼,我非常高兴;但另一方面,消费者是不是能够接受这些海产,又颇令人担忧。”福岛县海域受核电站事故由于影响采取了限制捕捞作业的措施。2012年,相马双叶渔业协会率先开始尝试捕捞部分种类的海产品,直到6月休渔。原本按计划将于9月上旬重新开渔,但由于7月间发现福岛海域海水受到核电站污染水的污染,开渔计划只好暂缓。此次决定重新开始捕捞作业,是经过了近几个月对海水及鱼类携带的放射性物质的监测,没有再出现数值异常的情况。相马双叶渔业联合会成功带回了第一批收获后,磐城渔业联合会也决定于10月3日开始当地的试捕捞作业。【驻日本特约记者 白羚】。

中华环保联合会接到山西省原平市柳巷村村民举报,原平市住建局在修建当地一条公路时,未妥善处理好排污管网问题,导致上游地区生活污水、部分企业的污染废水直排到柳巷村所在地区,柳巷村环境被严重污染。于是,今年3月,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山西忻州市中院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希望法院责令原平市住建局立即停止侵害,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对柳巷村周边环境造成的污染。但忻州市中院的答复是,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对环境公益诉讼原告主体资格还没有司法解释,退回中华环保联合会的立案材料。

环境保护部发布的《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水环境质量不容乐观,过半数城市空气质量不达标,农村工矿污染压力加大,环境总体形势依然严峻。在这种情况下,借鉴世界上的先进经验,赋予民间环保组织诉讼主体资格,推广环保公益诉讼制度,成为必然选择。为此,公益诉讼制度被正式写入《民事诉讼法》,其中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遗憾的是,正在讨论修改的《环保法》修正案草案虽然首次确立了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但却把公益诉权仅仅赋予中华环保联合会系统,即环保公益诉讼原告只能是中华环保联合会及其省、自治区、直辖市分会。目前公益诉讼实践本来就困难重重,如果还要排除其他民间环保组织,将更不利于民众监督污染现象,不利于环境保护。

紫馨 戴普森 杨爱东

上一篇: 人民日报:价格听证如何压缩“公开泡沫”

下一篇: 北京阶梯水价听证会包括10位消费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4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