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佛山白石坳垃圾填埋场证实已污染地下水


 发布时间:2020-12-02 10:45:29

提起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们脑海中总能联想起“经济强区”、“休闲胜地”、“民生乐园”等词汇。但在这些名词背后,庞大的人口和不断加快的城市化建设步伐,给萧山的垃圾处理带来了极大压力。据萧山区有关部门的数据,2012年,萧山区共处理生活垃圾72万余吨,2013年,数字增长到78万多吨

垃圾场沤出的污水流经村中小溪,溪水被染成黑褐色垃圾场沤出污水 染黑了整条溪流近日,闽侯甘蔗的林依伯早上晨练,经过陈店湖工业区,在工业区旁发现一条溪流,顿时惊呆了:溪水黑如酱油,两边堆满了垃圾,虫蝇乱舞,发出恶臭。林依伯停止晨练,沿着溪流走,最终发现了污染源——闽侯县翁厝山垃圾填埋场。“黑水就是从山上填埋场流下来的”,昨日中午,林依伯带记者来到陈店湖工业区旁,指着远处一座山说道。记者看到,紧邻工业区的一条溪流呈黑褐色,发出阵阵馊臭味,令人作呕。

该填埋场2002年开始填埋垃圾,现填埋垃圾总量已达270多万吨。过去,垃圾场产生的沼气导致填埋场周围弥漫着臭气,不仅影响城市空气环境质量,而且易燃易爆成安全隐患。为加强垃圾场环境综合治理,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与深圳市信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投资1871万元,开发建设冲口垃圾填埋场沼气发电CDM项目。经过两年多的建设,2012年9月,项目正式发电并网,发出了广西垃圾场第一度沼气电,成为广西首家正式投入使用的垃圾填埋场沼气发电并网项目。深圳市信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冲口垃圾场沼气发电的成功经验将推广到新建的山口垃圾填埋场,计划在山口垃圾填埋场建设5MW的沼气发电系统。该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可发电3000多万度,相当于每年节约1.2万吨标准煤,等效减排二氧化碳25万多吨。(记者刘倩 通讯员莫朝忆)。

而村民们都知道,自备井周边曾是巨大垃圾场。“原本这里是一处排洪沟。”村委会工作人员介绍,由于村中没有垃圾楼,2002年起,部分村民开始在沟里倾倒垃圾。之后,垃圾倾倒范围由路北向路南一路蔓延,57亩空地中,仅剩约10亩没有被垃圾掩盖。而垃圾最深处填埋量已达10米。2008年,村里垃圾楼开始运行,垃圾场随之整治。同时,离垃圾场很近的一片空地,被村里用来打了一口巨大的自备井,深达1200多米,并成为村民的主要用水来源。

原因三:政策与现实产生矛盾处理难度加大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3年,原国家环境保护局(现环保部)牵头出台的《废电池污染防治技术政策》,也间接造成了废旧电池处理的尴尬局面。该政策提倡从源头减轻电池污染,要求企业生产低汞化、无汞化电池,不鼓励废旧电池集中回收。然而现实是,市场上出售的电池,并非完全是低汞、无汞电池,虽然国家不鼓励回收,但又没人叫停,电池源源不断地被回收集中在一起。一些无汞、低汞电池和有毒有害电池混放在一起,反而给处理增加了难度。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渗滤液达标排放在技术上是可行的。这位工作人员认为,“问题主要存在两个方面,一是成本较高,二是膜法处理产生的浓缩液问题难以解决。”而实际上,由于采用的工艺技术不同,垃圾渗滤液处理的成本差别也比较大。“企业统计的成本从30元/吨到100多元/吨的都有。”这位工作人员说,“低成本的膜工艺一般不包括浓缩液的处理。”据调查,当初制定这一标准的背景颇为复杂。其一,在标准编制过程中开展调研的时候,不少垃圾处理场提供的出水指标好;其二,有关方面认为渗滤液进入污水处理厂混合处理会对污水处理系统造成冲击,从而导致污水处理难以达标,同时,因为选址的原因,不少填埋场周边也没有污水处理厂,为了避免渗滤液二次污染,现行标准规定不允许向污水处理厂排放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其三,行业整体发展水平不均衡,技术、市场还不规范。

电镐 庆江 券桥

上一篇: 和平精英的核电站爆炸故事

下一篇: 七甸哪里有新能源汽车充电站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3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