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 中心医院与石油大学


 发布时间:2020-12-02 17:58:40

有分析师表示,在如此低的油价下,老油田由于成本较高,陷入亏损并不奇怪。昨日,中石化在其微信公众号“石化黑板报”对此作出回应称:近期,中石化胜利油田经过对70个在产油田的严格效益测算,开发效益排在末尾的4个小油田将被暂时关停。这4个小油田年产量共约6万吨(小营3.36万吨,义和庄1

但目前未公布试点企业。中石油“胜利油田系”陶玉春1985年其从山东胜利石油学校(现山东胜利职业学院)采油工程专业毕业,之后到胜利油田工作,从基层起步,后担任胜利油田供应处副处长。蒋洁敏1972年12月到1986年2月,山东胜利油田技术员、作业队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其间:1980.09—1982.08,山东大学经济学系工业经济专业学习);1986年2月到1993年3月,山东胜利油田采油厂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1993年3月到1994年6月,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常委。

东辛采油厂是胜利油田的主力油厂之一,这个厂所辖的稠油油藏油黏度高、油层薄、埋藏深,油藏地质复杂,是各类油气藏开发中的“鬼见愁”。经过长期“较量”,技术人员先后开发出水平井均匀注汽管柱技术、氮气泡沫调剖技术、二氧化碳与油溶性降粘剂相结合热采技术等新技术,逐个击破区内稠油诸多开采难题,成功盘活5700万吨稠油储量。胜利油田一直注重科研团队建设,目前全油田科技人员达9800余名。在长期从事科研攻关的过程中,这一群体逐渐成长为一只善打硬仗的科技铁军,涌现出一大批科技拔尖人才。目前,油田技术人员中拥有高中级技术职称的6800余人,具有硕士及以上学历的2000余人。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席秀海说:“通过培养造就技术领军人才,培养锻炼业务技术骨干人才,形成了胜利人才‘高原’,这是保障胜利油田稳产增产最宝贵的财富。”新华社记者高洁、席敏。

一位同行对本报回忆说,就是从2007年开始,蒋洁敏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在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上,并接受媒体的群访。2013年国资委任上落马进入“蒋洁敏时代”的中石油,没有忘记“走出去”这个重要任务。截至目前,在非洲、美洲、中亚等主要的产油区,均有中石油的身影,也让中石油的油气当量与全球石油行业的老大埃克森美孚不分伯仲。但有人质疑,中石油的收购往往溢价较多,且地缘政治风险的项目不少,真正对公司业绩的助力或许有限。同时,前几年“气荒”和“油荒”的背后,中石油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1987年-1995年,该油田进入第三阶段——高产稳产,1991年产量达到历史最高的3355万吨。这段胜利油田的光荣史或能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蒋洁敏的“能干”。从官网资料看,1998年就划归中石化旗下的胜利油田,似乎早已没有了蒋洁敏的印迹,留下的仅是他任职期间的一系列荣耀,比如,1986年中宣部、国家经委、全国总工会授予胜利油田“全国思想政治工作优秀企业”的称号。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些曾经的中石油高管来说,与胜利油田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1972年从胜利油田起步“他给人的印象是雷厉风行,很能干。”9月2日,一位接近中石油、但要求隐去姓名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表示,“说话时,他也往往会带些许山东口音。”作为山东阳信人,1955年出生的蒋洁敏,起步就是在山东。1972年12月至1986年2月,蒋洁敏开始在山东胜利油田担任技术员,并逐步成为油田的作业队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其间,他还曾在山东大学经济学系工业经济专业学习。时至今日,在山东大学经济学院的官网上,仍能看到“校友蒋洁敏出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链接。

”当天下午,他还与青海时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强卫,时任省委副书记、省长宋秀岩会见,并进行了座谈。2006年全面接手中石油对于青海省副省长的这段经历,“低调”的蒋洁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从未有任何提及。据《齐鲁晚报》援引一位接近中石油人士的话报道称,1999年中石油重组,蒋洁敏协调有功,但也因重组裁员得罪了不少人,“继续待下去恐怕待不长,所以,上市两个月之后,就被调任青海省副省长,直到2004年才重返中石油”。

”两天后,蒋洁敏露面,就东气西输项目接受了新华社的专访。能源专家林伯强担忧地表示,“高官落马之后,会不会对中国石油行业产生更大的震动,值得关注。但不管如何,都应该要保障普通消费者的利益不受影响。”负面影响已在资本市场中产生。花旗银行昨日称,“目前蒋氏受到调查未知是与中石油业务相关,而李华林被查是否涉及昆仑能源或中石油仍是未知数,令人忧虑会否出现更多负面消息。”花旗建议投资者,“对中石油疲弱的经常性收益维持负面看法。

中新网2月18日电(记者 宋亚芬) 据中石化旗下胜利日报公众号报道,受低油价冲击,胜利油田2015年首次陷入亏损,全年亏损超过92亿元。为渡过难关,胜利油田决定关闭小营、义和庄、套尔河、乔庄4个开发效益较低的油田。有关人士表示,这或是胜利油田50年来的第一次做出如此举动。文章中称,在低油价的冲击下,胜利油田2015年首次陷入亏损,由盈利大户变成亏损企业,全年亏损超过92亿元。按目前油价,四个油田关停后,预计可以节省成本1.3亿元,减亏2亿元。

安晨 成镕 平福

上一篇: 油气时频电磁勘探技术 及装备

下一篇: 我国的常规能源占世界的百分之多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3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