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环保厅:企业排污不达标将难从银行贷到款


 发布时间:2020-09-19 20:43:22

近日,浦发银行推出《绿创未来——绿色金融综合服务方案2.0》,形成了目前业内最全的、覆盖低碳产业链上下游的绿色信贷产品和服务体系,包含五大板块、十大创新产品,即能效融资、清洁能源融资、环保金融、碳金融和绿色装备供应链融资五大板块,国际金融公司能效贷款、法国开发署绿色中间信贷、国际

长沙银行日前向力合科技(湖南)股份有限公司发放了一笔5000万元的绿色信贷,用于支持该企业的环境监测设备研发生产基地建设。随着这笔贷款落地,至今年10月底,长沙银行已累计向省内70家节能环保企业发放贷款逾25亿元。长沙银行董事长张智勇表示,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前景广阔,该行已将绿色信贷作为抢占未来发展高地的战略选择。下阶段将加大对节能环保产业的信贷支持,计划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省内园区以及工业节能、建筑和生活节能、重点污染源控制与治理等领域,今后3至5年对节能环保产业新增信贷超过100亿元。长沙银行早在2009年就开始关注节能环保领军企业,并以此为突破口大力发展绿色信贷和低碳金融。近年来,该行适应经济周期变化节奏,全面调整信贷行业重点投向。一方面对节能环保项目贷款优先安排,规模优先调度,在审批中开辟绿色通道,在利率上给予充分优惠;另一方面将“两高一剩”行业作为信贷管理调控重点,积极腾出信贷额度,优先投向节能环保等产业。

绿色信贷政策始于2007年7月,当时国家环保总局、人民银行、银监会三个部门为遏制高耗能高污染产业的盲目扩张,联合提出一项新的信贷政策,要求对不符合产业政策和环境违法的企业和项目进行信贷控制,各商业银行要将企业环保守法情况作为审批贷款的必备条件之一。事实上,使用绿色信贷政策监管,也存在不少现实掣肘,这也是多年来少见绿色信贷严管企业的重要原因。采访中,一些专家、环保部门负责人和地方干部跟记者分析,绿色信贷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些问题待解,比如,地方经济发展需要与推行绿色信贷的矛盾、多部门信息共享机制缺乏等。

2009年,兴业银行沈阳分行就曾向沈阳市辉山明渠污水处理厂BOT项目发放2000万元的节能减排贷款,项目完成后,企业出水质量达到国家一级A指标。现实问题掣肘信贷监管限制污染企业贷款,政府税收会减少,个别地方保护主义严重一段时间以来,“企业污染、百姓受害、政府埋单、纳税人掏钱”,成为不少地方面临的环境污染现实。环境执法手段的局限性,难以对环境违法行为形成根本有效的遏制,环保部门尽管屡次叫停违法企业,多次整改督办,但部分地区、企业由于利益驱动和地方保护主义等因素,依然违法生产,而且屡罚屡犯,使环境监管陷入困境,达不到惩戒目的,也就难以真正淘汰落后产能,保护环境。

国务院常务会议近日确定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十条措施,规定对未能通过能评、环评的项目不得提供贷款支持,并要求加大对大气污染防治的信贷支持。笔者认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有责任贯彻相关要求,积极践行绿色信贷,为建设“美丽中国”做出自己的努力。一要牢固树立绿色信贷意识。银行等金融机构应正确处理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行业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将环境安全、生态维护纳入信贷决策和核算中。要深切地认识到,有效解决水资源、土壤、大气等公共环境污染问题,不仅是重大民生问题,而且是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与钢铁行业一样,煤炭下游产品需求持续萎缩,对于原煤需求的影响在加剧。方正证券分析师郭磊称,当前去产能的力度远低于预期,可能和年初汇率波动后政策重点有所调整有关。维护人民币资产的预期稳定性成政策要守卫的第一目标。而要维护人民币资产的预期稳定性,需要稳定增长率预期。其实,这一思路在1月份信贷数据当中也有所体现。央行公开数据显示,去年1月企业债券净融资1863亿,而今年1月暴增至4547亿,同比暴增144%。去年规模工业企业在利润下降2.3%的情况下,企业融资暴增的很大可能性是因为债务展期。郭磊表示,未来市场风险因素在于政策蕴含的微妙矛盾性,比如金融支持工业与供给侧收缩、高信贷与去杠杆、通胀预期与汇率稳定、库存去化与房价风险,这种矛盾性在目前看来是不够清晰的。魏书光/制表 官兵/制图。

在享受不到地方财政贴息的情况下,这些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成本非常高,这一系列因素都在考验企业的决心和勇气。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几家商业银行推出了排污权抵押贷款的绿色信贷业务。但是,目前这项贷款的规模非常小。银行业内人士认为,原因一是由于目前规模尚小,没有形成全国性市场;二是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环境污染违法成本低,企业交易排污权的动力不足,排污权的“含金量”也因此大打折扣。另外,以收费权质押贷款为例,环保产业之所以适合收费权质押,是因为很多污水和固废处理项目,都是采取BOT(建设-经营-转让)形式建设。

“在现行财税体制下,限制污染企业贷款,政府税收会减少,银行也可能会流失大客户,这种地方保护主义思想并不鲜见。”专家说。这次辽宁敢动“杀手锏”、坚决采用绿色信贷政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据介绍,近年来,辽宁实施蓝天工程、碧水工程,确保“十二五”达到污染治理目标任务很重。为实现这个目标,辽宁前不久还对锦州开发区、盘山县等3个县区限批,最近又对32家污染严重的中直、省直企业进行限期治理。辽宁省环保厅副厅长赵长富表示,绿色信贷也是治理污染、倒逼企业转型发展的探索之一,这种限贷不是一阵风的临时突击政策,而是要建立常态化合作机制,根据需要对污染较为严重、整改不到位的企业,停止其新增贷款。同时,对整改到位、污染排放达标的企业及时开绿灯,建立有进有出的机制。

王向银 梅味 重装

上一篇: simulink仿真发电机输入机械功率

下一篇: 辽石化机械工程学院郭玉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