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收紧过剩产能银贷 环保“一票否决”


 发布时间:2020-09-28 16:37:49

据介绍,早在2012年,新疆环保厅、新疆监察厅就已联合下发《关于环保部门和监察机关在查处环境保护违法违纪案件中加强协作配合的通知》,建立了查处环境保护违法违纪案件联席会议制度。这次约谈会是在前两年联合约谈的基础上,首次联合新疆银监部门与有关企业进行的集体约谈,目的是通过各部门横向

对问题突出的地、州、市、县和企业将进行联合约谈和挂牌督办,并依据《行政监察法》开展行政效能监察,对屡教不改、屡查屡犯以及领导不重视、部门不作为、企业整改不积极而发生环境违法案件等情况,要严肃追究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的责任,进行行政问责。雷志农在约谈会上透露,新疆正在酝酿将环保指标纳入地方干部、领导班子的考核中,并将其作为主要考核指标。这意味着,今后一个地区环境是否达标,将关系着领导班子当年考核是否合格,这无疑可以提高领导班子对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

此外,某个被环保界和银行界普遍认可的绿色信贷标杆银行,并没有按照自身制定的绿色信贷基础标准进行放贷审核;在省一级分行也没有设立绿色信贷机构,甚至连专员都没有,“更不要说省以下分行、支行了”。由于缺乏绿色信贷“国标”,在信贷投放的环境风险评估方面,上述环保部政研中心报告显示,当前大都以环境合规评价取代了环境风险定量评价,导致在现有的项目信贷评估模型中,环境高风险企业、环境合规型企业和环境友好型企业的评级结果可能毫无差别。

本报记者杨涛利乌鲁木齐报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银监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环保厅近日签订了信息交流与共享协议,建立部门间信息交流与共享机制,以加强环境信息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授信工作的指导,加大金融支持环保措施落实力度,大力推动绿色信贷对新疆经济发展的支持能力,共同防范环境问题带来的信贷风险。根据协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环保厅将及时向新疆银监局提供违反环境法律、法规的企业或建设项目名单,以及环评审批和“三同时”验收等环境信息;各地州(市)减排指标年度(半年)数据信息;重点企业污染减排情况;环境信访、行政复议案件处理结果等。

王小江进一步介绍道,我国商业银行的绿色信贷政策具体分三类。第一类是以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为代表的加入国际“赤道原则”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金融行动倡议组织的金融机构。第二类是以交通银行、建设银行等自我建设绿色信贷政策标识为代表的银行机构。然而,更多中小银行属于第三类,即以转发主管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文件为主,缺少明晰的绿色信贷战略,没有明确的绿色信贷机构。“第三类的绿色信贷工作更多停留在意义和作用的认识阶段,基本没有绿色管理制度和操作规则,更谈不上绿色行动政策的有效实施。

做好“加法”,加大绿色信贷支持力度。充分发挥信贷导向作用,使信贷资金进入增长潜力大的新兴领域和改善人民生活环境的绿色项目,集中加大对新兴产业、现代农业和水利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做好“减法”,严控“两高一剩”产业贷款。严格按照国家环保政策,结合富阳市委、市政府“五水共治”计划目标,加强信贷政策与全市产业政策、环保政策的协调配合 ,实行“有保有控”的信贷调控政策。对高耗能、高排放和产能过剩的“两高一剩”行业,要做好信贷压缩、退出和资产保全工作,确保有限信贷资金投向符合绿色环保的中小企业及建设项目。据悉,富阳农村合作银行已为“五水共治”捐款200万元,全行员工共捐款17.75万元。唐妍波 周兆木。

兴业银行环境金融部副总经理巫天晓介绍,兴业早在2006年便推出了能效项目融资产品,2007年率先在市场上为节能服务公司提供中长期融资项目,并于2012年推出了标准化合同能源管理未来收益权质押融资产品。巫天晓还表示,“兴业银行还发行了国内首单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正积极争取发行绿色专项金融债。”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末,兴业已累计为上千家企业提供绿色金融融资5558亿元,融资余额2960亿元。其中能效信贷融资3118亿元,能效信贷融资余额1645亿元。

“在现行财税体制下,限制污染企业贷款,政府税收会减少,银行也可能会流失大客户,这种地方保护主义思想并不鲜见。”专家说。这次辽宁敢动“杀手锏”、坚决采用绿色信贷政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据介绍,近年来,辽宁实施蓝天工程、碧水工程,确保“十二五”达到污染治理目标任务很重。为实现这个目标,辽宁前不久还对锦州开发区、盘山县等3个县区限批,最近又对32家污染严重的中直、省直企业进行限期治理。辽宁省环保厅副厅长赵长富表示,绿色信贷也是治理污染、倒逼企业转型发展的探索之一,这种限贷不是一阵风的临时突击政策,而是要建立常态化合作机制,根据需要对污染较为严重、整改不到位的企业,停止其新增贷款。同时,对整改到位、污染排放达标的企业及时开绿灯,建立有进有出的机制。

另一方面帮助其开展自我评价,并根据自我评价结果,识别面临的环境与社会风险和管理薄弱环节,切实加强环境与社会风险管理。三是加强引导。《绿色信贷指引》从监管的效力来看,属于“指引”类规范,更加侧重的是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业务进行督促和引导,因此,今年将通过树立绿色信贷先进银行、模范银行等正向激励措施。王小江对此表示,当前银行业普遍存在“利润最大化”的企业利益大于绿色金融社会责任的思路。如果缺乏国家的贴息贷款、业务指导,银行不会主动为环保企业提供低于优惠贷款利率,因为这意味着银行将少赚利差。杨姝影透露,未来将启动企业环境绩效评估的研究工作。对于某一个行业(如钢铁业)的同一规模量级(如国有大型企业)、同一地理区位(如东部沿海地区),通过对比资源利用效率和污染物排放状况,从而揭示财务风险并厘清客户优劣。“所谓绿色企业,也包括‘两高’行业中在生产、运输、储存等各环节可以将环境污染降到最小程度、能源可以节约到最大程度的企业。”王小江最后说。

绿冰源 灵尘 光岛

上一篇: 中欧申明寻求友好方式解决光伏争端

下一篇: 一带一路对热电产业的影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1.12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