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中铺垃圾场焚烧发电厂


 发布时间:2021-03-02 12:20:01

■相关新闻六里屯填埋场2015年封场建绿化原本日均处理能力1500吨的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当前每天处理的垃圾量达到2400-2500吨。对于填埋场产生的沼气,海淀将其用来发电,日均发电量达到15万度。同时,预计六里屯垃圾场将于2015年封场,届时将覆土进行绿化生态涵养。填埋场近几年

堆满垃圾的四一村小学 实习生 耿尕卓玛摄4月29日,吴先生致电本报新闻热线,称江夏区昔日的四一村小学已成臭气熏天的垃圾场,村民怨声载道。本报连续数日调查发现,这所闲置多年的村级小学,当年曾是村里最好的建筑,而现在却被“买断”使用权,成了一座垃圾场,严重影响周边居民生活……“最好学校”成了最臭地方5月1日下午4时许,笔者到达江夏区四一村小学,一村民马上抱怨起现在学校的“新东家”,“臭得不行,真怕会中毒”。

当记者从坑底返回地面时,正巧遇到一辆拉着建筑垃圾的卡车驶来。卡车开到垃圾坑的北侧,调转车头,倒向坑边,司机下车观察了一下,又上车启动了翻斗,一车垃圾就伴着土灰倾倒在了坑里。司机表示,只要跟村里打个招呼,就可以把垃圾倾倒在此。每隔一周十几公里外拉水吃住在垃圾填埋场边的老徐,每天看着垃圾车来来往往,却依然淡定地过活着,“没办法,这儿的房租便宜啊”。老徐租的平房还有个院子,院子里种了点蔬菜,天气炎热,菜叶子有点蔫。

来源二 城市里的建筑和生活垃圾苏家坨镇南安河村里的道路修整得很干净,村里的一些人甚至都忘记了村里曾经有一个大型的垃圾填埋场。在一些上了岁数村民的指引下,北青报记者来到村西的一条小河沟边,在河沟的西岸有一扇红色的大铁门,两米高的砖墙围住一片空地。村民徐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围墙里面就是以前的垃圾填埋场,“其实就是个垃圾坑”。“后来就开始有人往里倒垃圾,再后来大家都往里倒垃圾。”徐女士说,最开始是建筑垃圾比较多,后来生活垃圾也加入,除了本村的人往这里倒垃圾,还会有卡车拉着垃圾到这里倾倒。“最开始垃圾就堆在坑的边缘,然后垃圾越来越多,就一点点滚到坑底。”徐女士指着围墙外的那条小河沟,河沟里也有零散的垃圾。村民李先生表示,垃圾坑的东侧是围墙和紧锁的大门,南侧和北侧都是村民的房子,西侧在两栋房子之间,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还没有封闭。李先生表示,以前运送垃圾的卡车就是沿着这条土路进来,把垃圾全部倒在坑里。但李先生和徐女士均表示,往这里倒垃圾应该不用交钱,“不用给钱吧,大家都往这倒”。

专家解题垃圾分类处理治标疏解人口治本每周都会在北京城“找水”的环保专家张峻峰对小堡村和永合庄村的“前世今生”再熟悉不过了。“小堡村在温榆河和潮白河之间,永合庄村就在永定河边,这些地方的垃圾场,一旦出现渗漏,对地表水、地下水都会是威胁。”张峻峰说,近些年,本市对垃圾填埋场的治理投入非常大,绝大多数垃圾填埋场都得到了控制。“现在需要关注的是地下的情况,渗漏有没有发生?是否严重?垃圾场附近居民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

北青报记者问于大妈平时自家垃圾往哪倒,于大妈转了转眼球,简单说了句“也是这”。她解释说,这如今既然已经成了“垃圾场”,自己和其他人再往这倒“有什么的”?西北旺镇永丰屯村,永丰屯派出所张警官对北青报记者说,虽然他不管垃圾的事,但他知道,垃圾的事早就成了村里的大事。“都是街头那些小门脸店最开始扔的。”张警官说,起先,村内的商贩们喜欢随手将垃圾堆在店附近,慢慢形成了规模,并“吸引”着路过的手上有垃圾要扔的村民们。

雅加达卫生署官员尼雅对本报记者表示,政府计划将垃圾场改造成开放式绿地。据介绍,这次征集作品中的一些新点子被政府充分借鉴,包括建设地下废液储存池、在垃圾场周围种植绿色植物等,希望可以净化空气,改变人们对垃圾场臭气熏天的印象。此外,除了改造原有垃圾场,政府还计划新建垃圾场。雅加达市长佐科威要求,每个社区至少建造一个垃圾场,并合理区分有机和非有机垃圾,有机垃圾加工成堆肥,非有机垃圾进行循环利用。雅加达目前拥有193个垃圾场,但社区数量超过2000个,人口数量也不断增加,目前已超过1200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现有的垃圾场已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城市垃圾处理需求。

垃圾发电晒出循环经济样本早在10年前,哈尔滨就开始了垃圾焚烧发电的尝试。随着哈尔滨人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方式的转变,如今的生活垃圾成分非常适合焚烧发电的处理方式,这也为垃圾变废为宝,发展循环经济迎来了契机。目前,哈市平均日产生活垃圾3300吨左右,这意味着双琦生活垃圾发电改建工程达产后,将“吃掉”哈市城区一半的生活垃圾,并转化为电能。位于香坊区哈成路261号的双琦生活垃圾发电改扩建项目,包括改建工程和扩建工程两部分。

几名男子正在猪棚前给一头刚刚被宰杀的猪褪毛,地上血水横流,腥臭无比。据记者统计,附近大约有6到7处养猪窝点,还有很多鸡鸭,散养在猪棚旁边的垃圾场上。记者假装问路来到了一处冒着浓烟的地方,一名40多岁的男子站在门口,窝棚里大约有80多头可以出栏的猪。隔壁有一头2米长,1米宽的铁槽锅,底下的柴火烧得正旺,上面不时冒出黑色的刺鼻浓烟,疑似正在熬制潲水油。对于陌生人的到来这些人显得非常警惕,当记者想继续往里走时突然窜出十几条大狗狂吠不已,于是记者只得离开。

等到2010年三四月,方圆几公里的垃圾场竟然基本平整了,没有了散布的窝棚,没有了漫天尘土,也没有了漫天飞舞的塑料袋。到夏天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开始,更多的大卡车开来,运来的是一车车用来覆土种植植被的黄土。园博园的建设场景,又成了王久良的记录对象。今年5月园博会一开幕,王久良就兴冲冲去了,“变化太大了,简直不敢相信!”锦绣谷、北京园、台湾园……每一处昔日熟悉的地点,都成了园博园赏心悦目的景点。于是,这组记录这片土地5年巨变的照片诞生了。

五牌 三吉 硅能

上一篇: 能源强度与能源总量分别指什么意思

下一篇: 什么是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6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