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健 中华电力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9-23 04:29:33

中华环保联合会接到山西省原平市柳巷村村民举报,原平市住建局在修建当地一条公路时,未妥善处理好排污管网问题,导致上游地区生活污水、部分企业的污染废水直排到柳巷村所在地区,柳巷村环境被严重污染。于是,今年3月,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山西忻州市中院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希望法院责令原平市住建局

马勇告诉记者,2012年7月7日、12月11日中华环保联合会两次委托专门检测机构将从排污口提取的水样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污水中化学需氧量(COD)高达14600毫克/升,超标35.5倍;悬浮物12400毫克/升,超标61倍;氨氮达868毫克/升,超标10倍;总磷高达175毫克/升,超标20.9倍……于是,受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杜祖乐律师在2012年11月11日,给潍坊乐港食品公司及董事长发律师函,明确告知第三猪场存在非法排污问题,并向第三猪场提出“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将排放的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设置专门污水排放管道并连接到城市污水管网,防止进一步损害发生;立即补偿因贵司养殖场排污造成地下水污染给当地居民带来的饮水和生活用水损失”等三项整改要求。

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环境保护处处长雷文在会上强调,当前,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严峻,加快重点行业及其工业企业VOCs削减,对实现绿色制造和推动工业绿色发展,促进大气环境质量改善、保障人体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中华环保联合会公布资料显示,中国工程院侯立安院士、刘文清院士、上海大学副校长吴明红院士(俄罗斯工程院)当选名誉主任委员;王德辉(环保部自然生态司原副司长)当选总顾问;柴发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当选主任委员;杜雅兰、郝郑平、郭斌、栾志强、刘卫、马永亮、羌宁、王景龙、解强、叶代启、邹兵等11位资深专家当选为顾问委员;焦正、聂磊、宁淼、吴克食(兼秘书长)、席劲瑛、修光利、张国宁、张新民等8位青年骨干专家当选为副主任委员,陈臻当选为法律顾问;以曲睿晶、于洋、孙晓峰、董战峰、林琳、邵霞、宋钊、黄海保、轩辕寒玉等58位由环保系统、科研院所、行业协会推荐的专家当选委员,共计83名同志加入第一届专家委员会。

贵州早在7年前就成立了两湖一库基金会,只要涉及两湖一库的案件,它的损害赔偿的资金都会打到两湖一库基金中,用于环境污染治理和修复。在无锡,环境损害赔偿的资金转入到财政专门开设的账户中。一些重大环境污染往往发生在偏远地区,这些地方的法治水平相对落后,环境资源审判庭法官的专业能力能否适应目前的新形势?“有些法院在碰到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之后,接手立案是可以的,但是立案之后如何进行审理和判决,以及如何去执行,保证它的效果,这些也是必须面对的现实因素。”马勇说。关于目前司法系统对于环境公益诉讼的支持态度,马勇给出的答案是:“法院对于环境公益诉讼还是比较支持的,因为现在法律都有规定,公益诉讼的司法解释都已经出来了,现在主要是遵照执行的问题。仅就立案而言,可能有些主观方面的因素,也可能有一些客观方面的因素,比如说诉讼请求、证据之类的达不到人家的立案条件,但是从现在来看,立案相对来讲,还是比较正常的。”。

难以立案的污染侵权诉讼中华环保联合会起诉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水污染侵权案,是新《民事诉讼法》实施后提起的首例环境公益诉讼。不过,距离递交诉讼材料已过去4个多月了,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兼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还没有等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否立案的答复。潍坊乐港食品第三商品猪养殖场位于潍坊市昌乐县五图街,在9年前,该猪场附近的村民就发现,他们祖祖辈辈饮用的地下水逐渐变黑,而且带有猪粪的臭味,水里还常能发现活虫子。

中华环保联合会曾向国家海洋局要求公开核准文件以及核准的依据性文件。6月底,国家海洋局回函并公开了“716号批复”和据此做出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但此后,中华环保联合会仍认为批复缺乏专家意见支持、没有依法听证,从程序、实体上都存在严重违法和不当之处,对政府依法行政和中国环境保护与公众权益维护造成损害,最终向市一中院提起诉讼。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立新介绍,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公益诉讼在法律上仅限于民事诉讼范围,涉及被告为国家海洋局的诉讼为行政诉讼,诉讼主体的审查必须依照行政诉讼相关规定,本案应为公益性的行政诉讼,一中院对于中华环保联合会主体资格的裁决合理。蒋梦惟。

许多公众在遭受污染侵害时,因“惹不起”、“拖不起”、“花不起”等考虑,不想、不敢甚至不能通过司法手段进行环境维权,致使环境污染纠纷单纯依赖行政处理的现象突出。“污染发生后,公众往往通过信访途径要求解决问题,造成‘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大闹得解决’的恶性循环。”吕克勤说。问题二 :被迫走捷径,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奈之举?分析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公开报道的4起已经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其中有3起案件是已经刑事入罪的案件,也即此案的刑事部分此前已经解决,当事人也已服刑。

被媒体质疑,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限制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是“一种倒退”。昨天又有报道称,交钱就可以成为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会员单位,该联合会的会员中不乏曾经的污染大户。就此,昨天下午本报记者多次联系采访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晓东。但是,曾秘书长表示:“这是造谣,我们不理睬。中华环保联合会堂堂正正没有什么不好。联合会没有必要给那些攻击我们的人任何说法。”记者调查发现,“污染企业缴费可成会员”报道的内容主要来自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官方网站。

汉涛 永耐 苏曼

上一篇: 业内:国际金价维持弱势盘整格局 上涨动能不足

下一篇: 现货金价再次跌破260元/克 中国大妈未现“疯狂抄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0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