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昌发电厂到万地工业园路段


 发布时间:2021-05-17 21:17:32

营东工业园东北角,地下管网倒灌出来的污水散发出浓烈的臭味在一处新开挖的渗坑,管委会工作人员随同记者一起察看排放不久的污水这个渗坑有2至3米深,树林前不远处是一所学校园区东面一处集中排放污泥的地方寸草不生一个容纳400多家皮毛企业的工业园区所产生的工业污水,长年通过挖掘渗坑、渗井进

记者在现场没有闻到异味。腾格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周怀军介绍,1、2、3号池的污水和底泥经过固化后,被集中转运到4号池封存。该工程已通过内蒙古环保厅专家组审查后竣工验收。晾晒池周围的绿色围栏已拆除,此前用来防范外界接近排污点的巡逻队已解散。周怀军说:“我们整改到位,不用担心任何人来参观,欢迎媒体监督。”此前,记者发现有裸露在地表的黑色排污管道,从工业园区延伸到沙漠腹地的晾晒池。目前这根3.2公里长的排污管道已被拆除。

昨日,环保部公布第三季度重点环境污染事件处理情况,全国共有18个企业上榜,涉及非法排放污水、有毒气体,或倾倒废渣等行为,对当地居民身体健康及正常生活造成影响。广东1家企业榜上有名——中山三角镇高平工业园众多小电镀厂暗中排污,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广东省环保厅已责成中山市环保局联合市监察局对三角镇政府挂牌督办。中山市环保局制定了工作方案,每月跟踪督办,督促其加快完成废水处理设施升级改造并通过验收,确保生产废水稳定达标排放。2012年4月以来,中山市环保局对中山市三角镇高平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行政处罚9次,罚款共计780848元。中山市环保局对高平工业园内电镀企业开展专项检查。接下来,省环保厅还将督促当地政府加快完成高平工业园雨污分流和生活污水管网建设进度,彻底解决园区内河涌污染问题。(记者/谢庆裕)。

污水排放沟穿过206国道,流经塔山街道上畈社区沈家岭村民组。该村一村民无奈地说道:“这排的是毒水,你看看这水沟里的草,全部都死了。我们村一口有一百多米深的水井都不能用了。我们到上面闹了多次,也不管用。刚才,你亲眼看到了吧,毒水都敢从管委会人的眼皮底下排出来。”在沈家岭村边,天新药业旁的一个管道口排放的污水也汇入污水排放沟。污水顺流而下,流经紧挨着乐平工业园的新湾村,该村是受污染最严重的村庄之一。新湾村村民说,他家里靠近工业园三亩水田都没法种了,现在,自己一亩田每年拿到600元的补偿。给钱有什么用?我们人天天遭受污水废气,这点钱根本不够以后吃药看病的。最后, 污水在余家前畈片拳头山下穿桥而过。笔者看到,大量黑黄色污水从3个桥孔奔流而下,发出“哗哗”水声,桥下的水面堆积起大量的泡沫,气味刺鼻。污水流淌几百米后,直接排向乐安江。入江口,黑色水面上堆积着一层白色的物质。据了解,江西乐平工业园于2003年5月设立,目前园区内入驻的化工企业有近40家,每天产生大量废水废气。(曹学平)。

”何榕友表示,目前新塘这一片区的污染并不是单一污染源的问题,“污染源实在太多,存在交叉污染问题。增城市方面也反映,对周边空气进行监测时是在大环境中进行,无法确定准确的污染源。”业主们也提出建议,要求市环保局针对周边存在的环境污染问题制定专项整改措施;涉及到排放恶臭气体的园区内企业必须安装除臭设施;成立由环保局、行业、环保专家、周边企业居民代表等利益相关方组成的环保公众咨询委员会,对工业园区的排污行为、周边的环境质量状况实施公众监督,并将监督信息定期向利益相关方公布。对此,何榕友也表示赞同,并当场表示:“整个区域的治污研究马上就要开始,由市环境监察支队和增城环保局共同进行,然后再提出整治计划,不是控制某个污染源,而是要整体解决问题。”但环保部门同时强调,对于这一长期积累的问题,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乐平工业园管委会大楼门前下方暗管里正排出褐红色的污水 曹学平/摄大量黑黄色污水在拳头山下穿桥而过直排乐安江 曹学平/摄入江口,黑色水面上堆积着一层白色的物质 曹学平/摄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乐安江是注入鄱阳湖的一条河流。依江而建的江西乐平工业园却毫无忌惮地向乐安江排放化工污水,侵蚀着鄱阳湖的生态系统。当地群众饱受化工企业的污染之苦。3月31曰上午,笔者在江西乐平工业园管委会大门前看到,管委会大楼一侧公路的下方,一个暗管口里正排出褐红色的污水,流进下方的水沟里,管口下的水面上泛着泡沫,气味刺鼻。

灌溉水渠检出化工原料近日,武汉市江夏区环保局对南宁港水质进行检测,发现渠水被化工原料污染。江夏区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工程师称,按常规,南宁港水体属于河流上流的地表水,为二类水体。为使检测更客观,该站决定以农业灌溉用水的四类水体标准设定检测参考值。该站检测南宁港3处水体,结果表明均低于四类水体标准:氨氮严重超标,化学需氧量(COD)和生化需氧量(BOD)双双超标近10倍,其中苯、苯乙烯等化学原料严重超标。该工程师认为,结合水体灰黑色、有刺激性气味等特点,可以认定化学污染。

在园区东北角紧靠马路的一个拐角处,记者发现了一个椭圆形的盛满污水的池子,据当地群众说,这满池子的污水是因地下管网饱和而倒灌出来的。“那些拉污水的灌装车,大多是报废车辆改装的,平日就停放在管委会大门外,晚上10点后开始工作,拉一车挣200元。”一位知情者说。随后,记者在园区的不同方位发现其它几处类似的渗坑,形状各异,面积大小不一。虽已盛夏季节,但只要是倾倒过污水的地方,总是成片的枯草、零星的死树、弥天的臭气。在园区北刘辛庄村,某村民指着前不久刚挖好的一口井,无比忧心地告诉记者:“打出的井水味道异常,不敢用来饮用,因为隔壁厂区有个30多米深的渗井。

西侧三德特钢数10根烟囱依然狼烟滾滚,雾深深、霾重重。9时许,我们绕行沂州工业园,发现区内建材企业墙后一个洞口,污水汩汩而出,流向大坑。继续前行,黑碴堆、蓝污水、白石灰一片狼藉。10时30分,我们走访浙江诸暨工业园,一位自称某药厂的职工告知,三德特钢、水泥厂、耐火砖厂都有排污,就数三德特钢最利害。12时许,我们进入江泉工业园,烨华焦化上空不时有赤龙般烟尘腾起,冠状如蘑、弥漫如火烧云。在四海路侧的玉米田里,有黑色污水随渠流转,溢向农田,不知所踪。

凯达化工厂的总经理赵生平站在拆迁大半的生产装置厂房内,这个投资数千万元的企业,因污染严重不符合发展需要,故需全部拆除。一些从旧区厂内拆除的大型设备堆放在厂区广场等待处理。腾格里工业园旧区目前拆迁已基本完成。今年9月6日,本报独家报道了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后,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国务院专门成立督察组,敦促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大规模整改。国务院还由此开展全国范围内的环境整治工作。据记者了解,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被曝光后,内蒙古启动追责,自治区环保厅、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腾格里经济开发区共24名相关责任人先后被问责,并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通沟 老关 易成平

上一篇: 中海壳牌石油化工有限待遇福利

下一篇: 中海壳牌获准增资 惠炼二期化工项目交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程门能源网 版权所有 1.39230